首页 > 走进陕州 > 陕州党史 > 正文

“王彦事变”始末

发布日期:2018-02-24     字体:

  1945年5月28日,国民党反动派联合日伪,策动我抗日根据地收编人员及其土豪劣绅,以里应外合的形式联合向我抗日根据地革命力量发难,制造了近代陕县历史上有名的“王彦事变”。这次事变,虽历时不长,但它波及根据地全境,损失是很严重的。事变中,革命人员被叛匪残害的达31人,其中区级以上干部15人,根据地人民武装力量损失殆尽;县区财产(包括仓库、修械所、被服厂、煤窑等)被抢劫一空。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。
  这次事变,连同渑池的上官子平叛变,洛宁的桂吾旅旅长郭连杰、团长赵连治叛变,宜阳徐吉生叛变,构成了“豫西事变”。
  1944年夏,日寇发动了“河南战役”,驻防河南的汤恩伯部执行蒋介石的消极抗日、积极反共政策,几十万大军不战而退,转瞬将65座县城拱手让于日寇。陕县城也于5月18日沦陷。
  为牵制日军西进,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豫西人民,党中央作出了开辟豫西抗日根据地的决策。1944年9月,太行军区三团、三十五团和豫西地方工作队组成的豫西抗日第一支队,在司令员皮定均、政委徐子荣率领下南渡黄河。11月,太岳军区十八团、五十九团组成的豫西抗日第二支队,在司令员韩钧、政委刘聚奎率领下渡河到新安。不久,解放了渑池全境和新安、陕县、洛宁、宜阳各一部,建立了豫西二分区、二地委、二专署,成立了地方政权。1945年3月,陕县抗日民主政府在王彦村成立。根据地人民,在党的领导和组织下,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一致抗日;组织农会,闹翻身、求解放,打倒旧田赋,实行新分制,重新丈量土地,矛头直指封建地霸。翻身农民纷纷参军参政,整个根据地呈现出一派轰轰烈烈、热气腾腾的景象。
  根据地的建立和发展,既使人民兴奋和鼓舞,也震撼了一切反动势力,国民党中的顽固派,奉行蒋介石“宁亡于日寇,不亡于共党”的指令,对豫西人民抗日力量的发展怕得要死,恨得要命。日寇及其汉奸更把豫西根据地视为眼中钉肉中刺,恨不得一口吃掉。根据地内的地霸及其一些反动士绅,就是一时伪装革命,口称抗日已为我收编或参加了“三三制”抗日政权的周子涛、史汉三、张希良、李正义等也感到利益将受损害。于是,便联合起来向我革命力量下了毒手,策划制造了“王彦事变”。
  “王彦事变”是敌人蓄谋已久的一起反革命武装叛乱,其目的在于摧毁我抗日根据地,夺取政权,欺压人民。
  日伪司令秦生富经军统特务史紫忱策动,于1945年农历3月中旬,便在硖石召开了一次策反会。陕渑抗日独立大队队长史汉三参加了这次会议,并向其部下周振标、范明伦、上官汉三作了传达。就在秦匪磨刀霍霍将要向我革命力量下毒手之际,渑池的上官子平也秘密和国民党河南省主席刘茂恩取得了联系,蓄意叛乱,并派人参加了秦匪在硖石召开的策反会。在此前后,国民党伪县长张克俊也从灵宝经南山潜到宫前南川,召集匪首马成堂、李云彩、霍俊法、朱景武、兰修己等开会,部署向宫前解放区进攻。
  5月26日夜,秦匪派人送信于周子涛,督其尽快行动。27日,秦又派其干弟、日伪特务马乘龙到柳沟村,在伪保长程国章家召集白益钧、兰修己、董明俊、冯作儒等开策反会,并报告上官子平已叛变,要他们赶快行动(此会被我方破获)。与此同时,县警卫中队队长周子涛以到芦草购买掷弹筒为名,与潜在那里的秦部执法队长梁林祥、参谋王树楷商讨叛乱的具体方案。商定叛乱日期定于30日,方式是里应外合。一切商妥后,梁、王二人并没有马上离去,看来大有督周佐周行动之意,敌人已迫不及待了。
  5月28日,我专员贺崇升去洛宁路过王彦村。这伙魔鬼(内有梁、王)中午在兰修己家再次开会,决定提前行动。原因是:一来柳沟会议已暴露,二来杀害了贺专员,好请功领赏。于是,一场叛乱就这样发生了。
  周子涛等一伙根据事前了解到的情况——贺专员向洛宁河底去,就将兵力分为两路:一路打贺专员的埋伏,一路袭击县政府。因贺专员离村南去(叛匪兵力部署在东去方向),所带武装力量较强,经奋力还击,人员全部脱险,仅丢失一匹马。县政府遭劫后,我大部分人员突围脱险。当场被杀害的有:警卫中队指导员范中华、抗大招生负责人洪涛的警卫员赵福堂和十八团的一个伤员。县长薛文高突围后,因正患疟疾、疲病交加,中途昏绝,牺牲于鱼脊岭村。当晚,周子涛又派人到宽坪村,杀害了我农运工作员郭兴旺、周致岐二同志。
  “王彦事变”的当天夜里,驻在观音堂的陕渑抗日独立大队第一中队周振标部也叛变了,将我中队指导员袁水泉同志杀害于渑池杨岭村,把战士张功昌杀害于东七里村。大队长史汉三等又连夜在段岩村段安民家策划驻在黄门的二、三中队叛变。29日晨,史汉三派人送信到黄门,下令让各中队杀害各队的八路军干部。为配合史的行动,这天拂晓,日伪司令秦生富部贺安顺支队已进至龙潭、义湾一带。我部撤出黄门,将二中队转至鹿抬头山寨内布防,大队政治委员、观音堂区长黄亚谋、大队副李念兴、中队指导员李玉堂将三中队带到鹿抬头山西北一个山头上,与二中队形成犄角之势。天明后,我部和秦匪对打一阵,但战斗并不激烈。十点左右,叛匪即从内部将黄亚谋同志枪杀于亮坡门下半坡,李念兴同志被枪杀于鹿抬头山上,李玉堂被杀害于大坡根下边。
  在进攻黄门的同时,秦部匪徒还和崖底一带的土匪队把我排洼煤窑抢劫一空,并杀害了我煤窑负责人杨振军、工人张金才、华殿明、王兰玲和分区通讯员张秋江,霸占了王兰玲的妻子。
  29日拂晓,秦部索兆英、王临太、郭福堂部进击我宫前区。因25日国民党飞机轰炸我宫前抗日区政府,斗争形势日趋紧张。为避免损失,我宫前大队于28日晚撤出宫前街,移驻到赵家窑和蔡家湾。29日拂晓,遭敌包围,经激战突围。此役我伤亡6人,范铁理、刘守乐和一个头天晚入伍的同志牺牲,3名同志受伤。县民政科长王炳阳在回县途中被俘,这天也被杀于赵家窑。突围后,部队于当晚开始向王彦村县政府和豫西二军分区方向靠拢。30日,部队在南洼遭土匪李正义在岩里组织的武装力量的截击,又转移到宫前南部西圪塔村。31日早上,部队往寨子沟移动,中午即遭当地土豪勾结秦部兵力追打截击,部队被打散,指导员罗天来等4人突围,区长张志杰等5人被俘。张区长后被杀害于宫前街。他就义时高呼: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”!“打倒汉奸”!“共产党万岁!”
  在部队转战及以后的几天里,我宫前区人员遭敌杀害的还有甄三公、盖培才、陈豪杰等同志。
  县委书记蔡迈轮在事变的当天夜里,就赶到了渑池西村豫西二地委的驻地,向地委、专署、军分区的首长汇报了“王彦事变”的情况。地委当即向在洛南开辟新区的五十九团发电,要他们速返陕渑一带平叛。6月2日,我五十九团又打回来了。路经宫前时,就将在事变中杀害我干部的首恶分子马怀生、马念营捉住,就地枪毙于池头村。6月17日拂晓,在向观音堂进军中,于马头山和日伪军贺安顺支队遭遇,消灭敌人50多名。当日下午4时许,我军经过翟园村前进到达谷水,稍加休整。18日晚又从谷水出发经东城南、王家坪、东大岭向西迂回歼灭逃敌。19日凌晨石灰山一战,俘敌50余人。天亮后我军又向观音堂的南寨进攻,南寨敌人闻风向鱼池沟方向溃逃,又遭到部署在鱼池沟的南岭和杨连第火车站洞口我军的阻击。经过激烈战斗,毙敌100多人,活捉日伪军200多人。王世杰(伪镇长)、王世禄、秦怀德、李德超等10余名匪首或骨干,被我军带到李村区的张洼村处决,为我死难的同志报了仇、雪了恨。平叛结束后,我们又恢复了县、区政权,重建了抗日革命根据地。





   打印